杭州古尚婚纱摄影
官网域名
http://xqsy.eb.cn
好产品,一看就知道
品质源于对每个细节的关注
妈妈为9月婴儿割肝续命!爸爸:孩子我不要了......
发布日期:2019-09-21 03:00:10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腾讯大申网    浏览量:20

本文转自企鹅号:新闻坊(微信公众号:新闻坊 ID:stvxwf)

孩子是每个家庭的珍宝

但小葛却面临着

伤透心的困扰

两个打工青年牵手“结婚”

却没有领到结婚证

葛牵云所住的江阳佳园小区,远离扬州市区,位于四楼的房子是她的爸爸葛祥和妈妈辜书兰,靠辛苦打工的钱购买的。葛祥是镇江丹徒人,辜书兰来自淮安涟水,两个人在扬州打工相识后结合,葛牵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。

葛牵云前年在扬州一家电子厂上班时,认识了同在厂里上班的张东。张东(化名)是连云港农村人,比她小3岁,人长得帅气,和她也谈得来,两人很快就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。

葛牵云和张东拍婚纱照时拍的“结婚照”,准备领结婚证时用的。受访者供图

但辜书兰对张东却不太中意,她反对的原因,一个是张东比牵云小3岁,年龄太小;还有一个是他脾气不太好,任性。尽管如此,但家人还是没有阻挠,去年8月,牵云和张东回连云港农村老家举办了婚礼,辜书兰和丈夫葛祥也去了。从连云港回到扬州后,辜书兰还按照当地习俗,为女儿操办了“回门酒”。

不过,尽管结婚仪式都履行了,但两个人还没领结婚证,原因是张东出生于1996年12月,要到今年12月满22周岁时才能领证。

至今仍放在葛家客厅里的婚礼喜庆照。受访者供图

今年3月5日,儿子小雨的降临为张家和葛家增添了欢乐。孩子出生后要上户口,葛牵云和张东一起去了趟派出所,说明已经举办过婚礼,没有领证是因为一方年龄没到的特殊情况,并在派出所做了笔录文字材料,凭这个材料为孩子上了户口。

常规体检“击碎”家庭平静

也“击退”了初为人父的“丈夫”

但他们没想到的是,小雨出生后第42天,在扬州苏北人民医院例行体检后被医生建议加做黄疸指数检查。最后经南京大医院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孩子肝内产生的胆汁不能排入肠道,会导致肝功能衰竭。

据了解,如果不积极治疗,小雨很可能活不过一周岁。家人随后带着孩子赶到上海仁济医院,确诊为“胆管闭锁”。4月28号,在医院小雨进行了“葛西手术”。据了解,这种手术的患者一般都已出现明显肝硬化症状。

上海仁济医院出院小结。受访者供图

另据专家介绍,儿童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患病率大约万分之一左右,但是,因为这种病没有药物可以治愈,不治又会危及生命。而“葛西手术”只是一种过渡性治疗手术,只能疏通胆管。想要根治,还是要肝移植。

“医生告诉我可以先等外源,但不排除会出现紧急情况,需要让亲体移植先‘顶’上去。所以,我想先进行配型,如果成功,随时割三分之一的肝给小雨。”葛牵云把自己捐肝的决定告诉父母和张东时,却遭到了一致反对。

葛牵云和孩子小雨。受访者供图

尤其是张东一直强烈反对并且坚决不愿意去配型。葛牵云10月25号去做配型,张东仍然打电话给妻子,要她放弃,并一直问她一个问题——“钱从哪来”?

更让葛牵云难过的是,今年10月,张东就离开了家。

据了解,亲体肝源移植手术费约为20万元;外源肝的费用则至少30万元。张家和葛家的经济条件都不好,所住的房子也只是一处安置房。

对话张东

“我太累了,没有办法,只能放弃”

记者联系上张东,他说自己现在在苏州打工,离开的原因就是因为太累。张东表示:“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我太累了,从结婚到现在,我不敢去赌了。”

当着记者的面,葛牵云打开手机和张东对话。张东问葛牵云:“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葛牵云回答: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张东: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

小雨安静地睡着。受访者供图

对话律师

没领结婚证,要不要对孩子的下一步负责?

“不管遇到多大困难,我都要救他(指小雨)。我想咨询一下律师,他要不要出孩子的治疗费。”葛牵云说。

“出孩子的治疗费,对孩子的下一步负责是必然的。”张东和葛牵云没有领结婚证,如果是非婚生子的话,他要不要对孩子的下一步负责?相关律师表示,孩子不论是结了婚生的还是非婚生的,和生父、生母的血缘关系、抚养关系是对应的,对孩子的抚养义务和责任,不以父母是否登记结婚为前提条件。如果张东不出治疗费,不能尽到父亲的抚养义务和责任,葛牵云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,去法院起诉对方,要求自己的合理主张,两人共同承担孩子的治疗费用。同时,两人没有领结婚证,也意味着今后完全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,重组家庭。

走“单亲妈妈”途径过伦理

25岁的她已做好换肝手术准备

12月13号,小葛将和家人去上海仁济医院过伦理审查,因为没领结婚证,她要走“单亲妈妈”的途径。先前她已通过了身体检查,过了伦理审查,具备了做换肝手术的条件,小葛希望在开年3月天气暖和的时候去做手术。

最后,葛牵云擦干眼泪,坚定地说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

小坊想说的是

这个父亲没有担当

但孩子是无辜的

愿小雨手术顺利手术

健康成长

Copyright 版权所有 ©某某实业有限公司 power by LTD.com
技术支持 认证官微 举报反馈
官微互链: 至诚医疗设备附件厂 | 赞成机电科技开发中心 | 老娘舅餐饮 | 速博雷尔减速传动机械 | 新松电器 | 福尔加福尔加 | 崛新智能 | 财盛装饰工程 | 宇宙 | 三台山画室 | 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 | 电商网络 | 乐驾汽车服务 | 千禧搬家 | 古龙金属装饰 | 谊华汽车租赁 | 鼎尊 | 光大装饰工程